娱乐 ‖ “等一下,不摆盘的菜没有灵魂!”

  

  本文约1223字,阅读全文需3分钟

  在生活节奏普遍较快的今日,“形式主义”颇受诟病,许多人早已不堪“走形式”之苦,也不时听到有人对某事某物发出这样的评论:

  “哇好厉害真优秀,可是这个…又有什么用呢……”

  比如精致美食雕刻玩家用了八个小时完成了一个充满艺术家情怀的莲花状西瓜:

  所以问题来了,试问天下英雄哪位来辣手摧瓜?

  

  再比如童年的打发时光好伙伴沙堆城堡:

  每次回家前都要浮夸且眼含热泪地举行一个大型告别;如果被海浪先行一步强行拆迁,后果则更加严重,悲伤程度足以掩盖一整天的成就感,即使心知肚明这个城堡明天就是微型亚特兰蒂斯。

  

  人们厌恶“仪式”中那些繁冗、低效的,但不可否认的是每个人心里都有一种对“仪式感”的需求。

  那么仪式感是什么?

  是金庸先生笔下祖千秋汾酒用玉杯,葡萄酒用夜光杯,高粱酒用青铜酒爵,米酒用大斗的“讲究”吗?

  ///

  我们的大多数日子总是这样循规蹈矩的,因此需要一些“不同”来昭示规则从这一刻改变。

  新学期第一课的笔记永远整整齐齐;

  大考复习之前常常要来一次大扫除;

  新年要许愿,生日或其他重要日子偶尔想做出什么改变。

  每个为人所乐见的故事都有一个结局,无论完满或缺憾。

  这一点可以说是理所当然:没有人不希望自己的故事有始有终。可是生活中恰恰太多这样掐头去尾的故事,匆匆像是死线交稿语言混乱的片段:

  我们想在生命结束前郑重其事地告别,可有人在青年便已被病痛缠身,有人在天气晴和的一天乘上一辆班车,再也没有回来。

  太多的随机和偶然让我们的人生总不能按着计划进行,不是每个人都向死而生。

  

  因此我们的生命需要仪式,昭示这样不同凡响的转折,也作为对自己人生履历的交代:

  在过去数以万计的年岁里,有这样和那样的几个日子,因为某些仪式和决心,从而在记忆的深处占得一席之地,作为光彩风华的时刻,组成朴素的日历里流光溢彩的回忆。

  ///

  仪式感是休止符,迟到的蛋糕最是美味。

  一日三餐或两餐都普普通通,馋时便心血来潮去买零食,吃掉后并没有特别的感觉,也难以在记忆的河流里激起什么水花。

  吃鲜核桃时喜欢剥皮,攒齐一小碗就大口吃掉,仍能回忆起某几次的幸福时光;

  

  难得的空闲周末,选好阳台温暖明亮的座位,用一个多小时收拾环境,摆好零食削好水果,准备享受一下咸鱼式精致人生,更是让人印象深刻。

  如果这时一个电话打开,好友焦急地提醒你一件被暗自遗忘的急事,光忙却匆匆出门没享受,这样的挫败感堪比冥河一角,堪称记忆里会呼吸的痛。

  仪式感是一种休止符,漫长的准备会相应延长对这件事的期待,越是正式对待,它到来那一刻的欢欣便越让人愉快。

  性格坚忍的学霸会用多年苦读和勤勉换期许的未来,需要等待的东西才更弥足珍贵。仪式像河流中的小小漩涡,短暂逗留的同时也赋予了这一刻更为深刻地意义。

  ///

  《小王子》里的狐狸这样说:

  仪式感使我们的今日不同于其他日子,此时不同于其他时刻。

  仪式感源于生活,生活是仪式的源流,亦是灵感。

  只道是渺渺百岁,人生似露垂芳草,沉醉且沉醉。

  文案 | 康文慧

  排版 | 樊寅寅

  整理编辑 | 网络传媒部

  转载 | 请联系后台

  

标签: 仪式   这样   一个   人生   日子

头条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